用户登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ZUO JIA YIN XIANG

01獻給塞爾努達的一朵玫瑰花

塞爾努達的詩歌像是愛情、理想,以及人們精神世界虛構出的一切美好事物那樣,魅惑、迷人,卻以物質的、實體的形式呈現出來,提醒我們現實世界的不完滿,同時又賦予我們重新審視現實世界的敏感眼光。

01
獻給塞爾努達的一朵玫瑰花

塞爾努達的詩歌像是愛情、理想,以及人們精神世界虛構出的一切美好事物那樣,魅惑、迷人,卻以物質的、實體的形式呈現出來,提醒我們現實世界的不完滿,同時又賦予我們重新審視現實世界的敏感眼光。

來源:文藝報|陸楠楠
02胡安·魯爾福:寫作是他對抗孤獨的唯一方式

魯爾福在他為數不多的幾篇回憶文章反覆言説着孤獨。他説,孤獨迫使他寫作,也是孤獨在某種程度上讓他喪失了寫作的衝動。他也言説憂慮,當他寫《佩德羅·巴拉莫》時,他只是想擺脱一種巨大的憂慮。因為寫作是一件真正痛苦的事情。

02
胡安·魯爾福:寫作是他對抗孤獨的唯一方式

魯爾福在他為數不多的幾篇回憶文章反覆言説着孤獨。他説,孤獨迫使他寫作,也是孤獨在某種程度上讓他喪失了寫作的衝動。他也言説憂慮,當他寫《佩德羅·巴拉莫》時,他只是想擺脱一種巨大的憂慮。因為寫作是一件真正痛苦的事情。

來源:文學報|傅小平
03 薩義德:一名不成功的小説家

1987年,薩義德終於再次提筆,開始創作他的第二部長篇小説,這是一部有關背叛的政治驚悚小説。故事發生在1958年的貝魯特,“充滿了間諜活動,非常像約翰·勒卡雷的小説,”布倫南説,“圍繞着美國的入侵與參與其中的不同力量的政治陰謀。”

03
薩義德:一名不成功的小説家

1987年,薩義德終於再次提筆,開始創作他的第二部長篇小説,這是一部有關背叛的政治驚悚小説。故事發生在1958年的貝魯特,“充滿了間諜活動,非常像約翰·勒卡雷的小説,”布倫南説,“圍繞着美國的入侵與參與其中的不同力量的政治陰謀。”

來源:澎湃新聞|程千千 編譯
04巴別爾:哀婉的神學

巴別爾,與布爾加科夫、扎米亞京等俄國作家一道向我們證明,神學傳統並未被暴力完全摧毀。儘管自現代以來,神學總是身處被動的、被否定的位置,但其哀婉之中所生髮出的救贖力量卻能超越消逝之無情。

04
巴別爾:哀婉的神學

巴別爾,與布爾加科夫、扎米亞京等俄國作家一道向我們證明,神學傳統並未被暴力完全摧毀。儘管自現代以來,神學總是身處被動的、被否定的位置,但其哀婉之中所生髮出的救贖力量卻能超越消逝之無情。

來源:澎湃新聞|馬貴
託卡爾丘克的小説:黏合碎片,再造宇宙

她的短篇就是這樣子,有種勢不可擋的詩意。看她的短篇,就像看一個人在房間的牆壁上釘釘子,釘在了重要的位置上。對她的閲讀有這種快感在裏面。我説她把現實和神祕給釘在了一起,這裏所説的神祕實際上包括那種形而上的精神層面的事物。

來源:《青年作家》|王威廉 2021/3/16
《克拉拉與太陽》:人類社會的觀察實驗

《克拉拉與太陽》雖説是科幻小説,但科幻顯然並非它的核心。小説裏沒有一般人工智能科幻小説中常見的對於人工智能“奇點” (Singularity) 的探討。與其説石黑一雄創作了一部科幻小説,不如説他借用了科幻小説的形態,探討一直以來都在關注的話題:關於人的情感與記憶。

來源:中國作家網|劉鵬波  2021/3/15
《佩德羅·巴拉莫》:荒原上的尋父之旅

在二十一世紀重讀《佩德羅·巴拉莫》,可以讀到暗藏在後革命時代的墨西哥的一種普遍感知,也能體味到一種屬於所有現代人的鄉愁,這也是這部世界文學經典的魅力所在。

來源:澎湃新聞|張偉劼   2021/3/12
卡夫卡始終沒有寫完的三個小説

卡夫卡經常説,有的人動不動可以走遍全世界,可是有的人從這裏到鄰村去,到臨近的村莊去,他出發到臨近村莊的這樣的小事,一般人認為是天經地義的,很簡單。

來源:花城(微信公眾號)|格非 2021/3/11
策蘭:無法被戲仿的神祕和美

我發現策蘭的美,在於他的不可戲仿。策蘭以他獨特的“喉頭爆破音”創造了他語言的可能性,這種可能性獨一無二。王家新在北京家中的枱燈下,在德國的古堡中,甚至在一次次的旅途中,一遍遍地拾掇起譯筆,只為將策蘭的“喉頭爆破音”在漢語裏再現。

來源:文學報|趙俊  2021/3/7
從里斯本出發尋找伊莎貝爾

這是一個書寫優美的故事,敍述者“我”尋找女孩伊莎貝爾,她在葡萄牙一次反抗高壓專制體制的革命中消失。他的足跡遍佈葡萄牙里斯本的各個角落,瑞士,還有澳門。他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,在一種沉緩搖晃的節奏中,往事一幕幕浮現。“我”在不斷接近她時完成了同心圓式的講述。

來源:北京青年報|陳英 2021/3/5
但丁《新生》:從“口授”到“朝聖”

艾略特甚至認為人們對《新生》的閲讀應該排在讀罷《神曲》以後,因為在他看來,“我們首次讀它時,最好是為了幫助我們理解《神曲》,而不是為了它本身”。《神曲》構成了閲讀《新生》的目的,在這個意義上講,我們有理由將《新生》視為《神曲》的先聲。

來源:文藝報|李海鵬  2021/3/4
《背叛》:“這本小説無疑將成為一部經典”

《背叛》諷刺的不只是白人,還諷刺黑人自己,諷刺黑人知識分子。也就是説,所有的好的諷刺,它諷刺的對象是在我們內部,而不是説諷刺一個他者。諷刺他者,那是一個比較低級的或者失效的東西。

來源:譯林出版社(微信公眾號 2021/3/3
魔幻之外 拉美的現實主義面孔

巴斯克斯相信魔幻現實主義是《百年孤獨》裏最不有趣的部分,並建議把《百年孤獨》當作“歪曲版的哥倫比亞歷史”來讀。他説,“我想忘掉這種荒謬的言論,把拉丁美洲説成是一個魔幻或超現實的大陸。在我的小説中,有一個不成比例的現實,但其中不成比例的是我們歷史和政治中的暴力和殘酷。”

來源:北京晚報|把噗2021/03/02
追尋18世紀圖書銷售員的足跡

《法國大革命前夕的圖書世界》以圖書銷售代表法瓦爾熱1778年的環法之旅為敍述脈絡,通過行程路線和各個地點涉及事務,復原了從印刷、運輸到銷售、結算的各個出版環節。

來源:北京晚報|文景   2021/3/1
約翰·契弗《歡迎來到彈園村》:病理診療與家庭紀事

《歡迎來到彈園村》也許是約翰·契弗頗為怪異、“難以理喻”的作品。但正如《紐約時報》所言:也是“契弗最深厚、最有挑戰性的一本書。”這句評價沒有假謙虛、裝客套,它用了最高級形容,並沒有加上“之一”。

來源:文藝報|俞耕耘  2021/2/26
《力量》:乾坤翻轉背後的不變權力

枝杈繁茂的大樹,支流眾多的江河,還有閃電,是《力量》描繪的力量與權力的樣貌。權力由每個人的一片葉,一滴水,一束微弱的電光彙集而成。人類塑造了力量,但更多的時候,是力量塑造人。

來源:澎湃新聞|徐棲 2021/2/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