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白燁:網絡文學的人民性特質
來源:文藝報 | 白燁  2020年10月26日09:10

當今文壇在近20年間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鉅變,並極大地改變了原有形態的基本構成。我曾在2009年就新世紀文壇的結構性變化做過一個傳統文學(以文學期刊為陣地的主流文學)、大眾文學(以商業出版為依託的市場化文學)、新媒體文學(以網絡傳媒為平台的網絡文學)“三分天下”的基本判斷。現在看來,這種文學的泛化愈演愈烈,文學的分化有增無減。當下的文壇從羣體到寫法、從現象到觀念,都在或顯或隱地持續分化,這種分化的結果既使文學的樣態空前繁榮了,又使文學的看法空前豐盛了。這也意味着在文學觀念的層面,必然會眾説紛紜,一定是不一而足。在這樣一個共識不斷破裂的狀態之下,談論文學的本質已很不容易,再來談網絡文學的本質就更難上加難。

我們當下的文學是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的文學,是以人民為活動主體的社會生活為基石,以傳統的古典文學、現代的白話文學和進步的革命文學的有機融合為基礎,不斷吸納古今中外各種新的文學元素髮展壯大起來的。我們所置身和從事的當代文學更為鄭重的説法應該是“社會主義文學”。關於社會主義文學,習近平總書記《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》中有一個重要的論述,那就是“社會主義文藝,從本質上講,就是人民的文藝”。我們的網絡文學,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重要構成部分,從本質上講,當然也是人民的文藝。從這樣一個角度去思考問題,去看網絡文學,我們可以追尋到問題的根本所在,並抓住網絡文學的本質性特徵。

網絡文學的飛速崛起與長足發展超出了人們的原有預想,也豐富了文學的主要構成。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發佈的第44次《中國互聯網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有關數據,到2019年,中國網絡文學的用户數量已達4.55億,網民使用率達53.2%。另據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發布的《2018年中國網絡文學報告》顯示,目前中國網絡文學的創作者已達1755萬。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發佈的《2019年度網絡文學發展報告》提供的數據,至2018年,在網絡領域流傳與累積的文學作品已達2442萬部。在內容生產不斷豐富與持續增長的同時,網絡文學在海外的傳播也與日俱增,網絡文學還以IP為核心,不斷擴大與多種文藝形式的聯姻,形成了新的文化增長點和巨大的發展潛能。從這些切實的數據來看,無論是作者羣體的廣大性、讀者受眾的普泛性,還是文學品味的通俗性、服務讀者的全面性,乃至文化產業的延展性、輻射社會的廣闊性,網絡文學都是極具大眾性的,因而也是卓具人民性的文學。

我這20多年來一直從事當代文學年度發展狀況的觀察、分析與梳理,從中深深感到自網絡文學出現以來,文學在泛化與分化中不斷放大,這既對整體文學不斷產生着改變與影響,同時也以一種網絡鏈接、讀寫互動的新異方式,實現了文學與最廣大人民羣眾的密切結合。這種“草根”的普遍介入、“親民”的文學取向,其實是十分重要的。當年毛澤東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中,談到了文藝“要和人民打成一片”,“要和人民發生聯繫”,“要和新的羣眾的時代相結合”。而且還提出了“陽春白雪”與“下里巴人”統一的問題,“提高和普及統一的問題”。但在當代文學不同時期的發展演進中,這始終是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。可以説,毛澤東在78年前對於文學的這一殷切期望與熱切呼籲,到了網絡文學飛速發展和不斷延展的今天,才比較好地得到了具體的實現。

如果説網絡文學是卓具人民性的文學,是以“人民寫,寫人民”的自主方式豐富和延伸着文學的既有特性,那麼我們就需要從這樣一個角度來檢省網絡文學的現狀與發展,要求網絡文學的創作與生產。網絡文學的人民性特質,除去表現在從業者、參與者、接受者的廣大與普遍這些方面之外,還有一些內在的指標也很重要,也需要做到。總括起來説,就是“為人民抒寫,為人民抒情,為人民抒懷”。就是在文學的創作與生產中,“不能以自己的個人感受代替人民的感受,而是要虛心向人民學習、向生活學習,從人民的偉大實踐和豐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營養,不斷進行生活和藝術的積累,不斷進行美的發現和美的創造。要始終把人民的冷暖、人民的幸福放在心中,把人民的喜怒哀樂傾注在自己的筆端,謳歌奮鬥人生,刻畫最美人物,堅定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和信心”。一句話:“歡樂着人民的歡樂,憂患着人民的憂患。”在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的這些重要論述裏,涉及到個人生活與人民生活、個人感受與人民感受的聯繫與區別,要求文學、文藝工作者要超越個人的小天地,走出個人的小悲歡,從人民生活中汲取營養,提煉素材,尋找故事,營構人物,併力求表達“時代的情緒”與“人民的情感”。與這些內在的人民性要求比照起來,我們的網絡文學委實還有不少短板,存在着較大的差距。比如,文學寫作、文學活動中,常常會出現沉浸於個人小天地,執念於個人小追求,玩味於個人小情趣,甚至只去面對情趣相投的小眾讀者,或對讀者作一種偏於低端乃至低俗的想象,使自己的寫作一直滯留於通俗文學的底層與末端的情形。如許種種現象,都是與“人民性”的要求格格不入,甚至相去甚遠的,顯然需要加以切實改變。在這裏,寫作的問題、技術的問題都是表面的現象,根本問題在於觀念,也就是説,對於網絡文學的認識,不能只盯住“網絡”,或者只盯住“文學”,還要想到無論是“網絡”還是“文學”,其立足點與出發點都在於“人民”這個根本。

從網絡文學的發展來看,20多年經由類型化的不斷演進,使網絡文學在通俗品類的創作、生產與傳播方面,得到了接近於全面性與專業化的極大發展,既使當代文學在整體結構上更完整、更合理,也極大地滿足了廣大普通愛好者的文學理想與文學需求。如果説過去時期的網絡文學在通俗文學、類型文學方面,主要解決了“有沒有”的問題的話,那麼,今後網絡文學的要務顯然就要進一步解決通俗文學、類型文學“好不好”的問題。在這一方面,依然要以“為人民”作為基本的座標來衡量自我和要求自己,這就是“要把滿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為文藝和文藝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,把人民作為文藝表現的主體,把人民作為文藝審美的鑑賞家和評判者,把為人民服務作為文藝工作者的天職”。只有這樣,才能真正稱得上是卓具人民性的文學,並且不負這個時代,也不負我們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