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戴建業:幽默是説話風格,做學問要耐得住性子
來源:澎湃新聞 | 範佳來  李冠達  2021年01月14日14:37
關鍵詞:B站 戴建業

“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,我的天啦,境界闊大,把宇宙都望穿了,他還覺得不過癮,他説,欲窮千里目,還要更上一層樓。這叫盛唐,浪漫得要死,狂得要命。”

“陶淵明是個特別有幽默感的詩人,你要是不認真讀,你就不知道幽默在哪裏。他第一句寫得特別隆重,種豆南山下,你以為他種得蠻好,他突然來一句,草盛豆苗稀,種的個鬼田。要是我種的這個水平,我絕不寫詩……”

“寵妻狂魔”杜甫、“佛性青年”孟浩然、“暴躁少女”李清照......關於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的授課段落,人們已經耳熟能詳。這位年逾六旬的中文系教授,自從視頻被搬上社交媒體,點擊量突破2000萬次,點贊突破百萬次。

戴建業 (本文圖片來源:戴建業提供)

去年6月份,戴建業走進了B站,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在線上開設網課,他笑稱這是自己的“初戀”。隨着知名度提高,更多人在他的影響下走進古詩詞、愛上古詩詞。今年4月份,戴建業一年來的散文新作選集將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。日前,澎湃新聞專訪戴建業,與他聊了聊上網課的感受,以及對當代青年的建議。

“第一次上網課,有點拘束”

和很多人想象不同的是,戴建業覺得上網課“很不容易”。

“我覺得有一個平台能面向社會大眾,邀請人們來上課,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。”他説。在第一次上網課前,他重新寫了演講稿,做了充分的準備,但是面對鏡頭仍然感到拘束。在視頻中,他稍顯緊張地揮舞自己的雙手,彈幕在空中飄過:“戴老師的手簡直無處安放。”

“什麼都逃不過網友的眼睛,實際上是我緊張了。”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。起初,他把網課看得過於簡單,沒想到每次錄製都要花費不少精力。在很多人印象裏,網課是科普性內容,和中文系課堂相比難度更低,但在戴建業看來,網課的聽眾遠遠大於大學課堂。“網課的觀眾更廣泛,有不少中小學老師在聽我的課,他們提出的問題也很專業。”

他説,自己每次直播或演講之前,通常把要講的東西寫好講稿,還是字斟句酌的散文,好在上台演講時“胸有成竹”,一旦上台後,他又甩開講稿,面對觀眾自由自在地“侃侃而談”。“重要的演講或直播,完全不寫講稿我演講時會慌,完全依賴講稿那場演講又會‘死’。”

當年與《百家講壇》失之交臂,正是因為戴建業一口濃濃的湖北麻城口音,節目組擔心觀眾會聽不懂。如今,這一口“麻普”卻紅遍大江南北,他坦言自己也沒有預料。“當時易中天在百家講壇説三國的時候,電視台説我普通話不好,所以就沒有邀請我。我一直以為我説的普通話,別人是聽不懂的,沒想到在抖音上,大家都聽懂了。實事求是地説,我也感到很吃驚。”

“現在我的普通話進步很大,講得十分漂亮。”戴建業説,但我覺得語言的表達,除了要強調標準以外,還要能夠感受到自我的情感、個性、氣質,如果每個人都一板一眼地説話,社會也會變得很無趣。 ”

“幽默”是戴建業的標籤,“我就這麼講話,見鬼了。”他的幽默基因遺傳自父親,從小父親就給家人帶來很多歡聲笑語,但是面對孩子,又總是板起臉,神情嚴肅。他小時候曾經因為説話“吊兒郎當”屢次捱打,“當時大家覺得男孩子説話就要一本正經,怎麼可以這樣油嘴滑舌呢?”沒想到,正是這份骨子裏的頑皮和風趣,使得他的課程受到學生的熱烈追捧。在他眼中,“幽默”只是一種説話風格,不是衡量老師的標準。“做學問要耐得住性子,要下很大的苦功夫。”他説。“只要一個老師上課內容是認真的、充實的,哪怕不那麼有趣,學生也不能掉頭就走,要好好聽下去。”

勤奮工作,每天凌晨兩點睡覺

成名之後,爭議也如影隨形。台上侃侃而談的戴建業,也遭遇不少意料之外的流言。伴隨他走紅紛至沓來的除了讚譽以外,還有無數“未經採訪”的報道文章、以訛傳訛的誤解。

面對爭議,他對澎湃新聞記者坦言:“我每天都要凌晨2點以後才睡覺,大部分人都不可能像我這樣勤奮地工作。”

“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。”戴建業説,每一刻在網絡上的揮灑自如,離不開他在文學領域的數十年積澱。實際上,早在走紅網絡之前,他在華中師範大學開設的詩詞課程就座無虛席,是文學院的古代文學學術帶頭人,曾經出版的九卷本《戴建業作品集》也獲得很好的銷量,只不過被網絡的快速傳播放大,讓一切看來如此順理成章。

“我希望能通過勤奮的勞動獲取正當的報酬。”戴建業説,他的夫人身患癌症,學校收入對於妻子的治療開銷來説,簡直是杯水車薪,無奈之下,他只能想盡一切辦法為妻子籌得治療經費,而太太依舊在武漢封城時不幸病逝。

彼時正值武漢疫情最為嚴重的時候,當太太閉上雙眼時,戴建業和兒子在她身邊,分別牽着她的左右手為她送行。“太太曾半是玩笑半是埋怨地説,她嫁給我完全是瞎了眼睛,年輕時不知受了多少冤枉氣,我虧欠她真的太多太多。如果人生再重來一遍,相信我們夫妻生活會更加幸福,怪只怪自己懂事得太晚,我生在福中而不知福。”戴建業説。

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挑戰要面對

由於在B站開課,戴建業對年輕人有了更多的接觸。在他看來,如今的年輕人雖然物質生活好了,精神上所面臨的壓力卻更加匆忙和緊張。“説實話,我覺得這種生活是不太正常的。”

在他看來,年輕的時候如此緊張、沒有任何悠閒,容易帶來精神的焦慮和情感的荒蕪,更嚴重可能會引發社會問題。“但是我也奉勸80後、90後和00後的年輕人們,每一代人都要面對每一代的社會問題和心理問題,我們這一代也有自己的煩惱要應對,希望每個年輕朋友都要學會調試自己的心理狀態。”

在繁忙、緊湊的生活中,文學成了當代青年的心靈港灣。他認為,如果真正地走進古詩詞,在獲得審美的快感同時,一定能帶來心靈的安慰。通過閲讀古人的心靈世界所展現出的人生境界、文化底藴,感受他們在面對悲苦和挫折時的曠達心境,一定能戰勝自己的焦慮、痛苦和失落。

“在經典作品中間,我們能夠找到人類永恆的精神資源,去面臨人生所遇到的諸多挑戰,因此和偉大的靈魂展開對話,還是很有必要的。”他告誡年輕人,人生有很多偶然性,因此要踏踏實實、認認真真地讀好書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,在機會來臨前的一刻準備好。

“人生的成敗、窮達、禍福、姻緣、壽夭,決定於一些極其偶然的‘碰巧’,只有白痴才會為得失而焦心。無憂無慮地過好自己的每一年,每一月,每一天,才稱得上世間的‘通人’和人生的‘達者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