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你説話時帶“這個”嗎 ——由王力“棕櫚軒詹言”佚文《“這個”》説開去
來源:光明日報 | 劉飛  2021年01月15日07:59
關鍵詞:王力 語言學

《龍蟲並雕齋瑣語》收集了著名語言學家、戰時學者散文三大家之一的王力先生1941年至1946年間在《甕牖剩墨》《棕櫚軒詹言》等專欄發表的小品文。1949年1月,上海觀察社結集出版,其後香港波文書局、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、商務印書館、北京聯合出版公司等先後再版發行。2015年中華書局《王力全集》版《龍蟲並雕齋瑣語》“以1993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為底本進行了整理和編輯,增加了《中國人和法國人》《名詞的把戲》《談科學的文學院》《嶺南大學員生工友協商會議開幕詞》《法語的起原及其最早的史詩》《談談怎樣讀書》《我所知道的李石岑先生》《我所知道聞一多先生的幾件事》《祭父文》《“作家生活自述”特輯:王了一》《我的治學經驗》《我是怎樣走上語言學的道路的》《我和商務印書館》等十餘篇文章”。

《王力全集》編者大力蒐羅文獻,將王力先生不同時間段的佚文充實到《龍蟲並雕齋瑣語》之中,儘可能恢復王力著作全貌,但遺珠之憾在所難免。孟麗、宋雪先後發現不在《王力全集》之內的佚文多篇。筆者在從事王力生平和學術思想研究並撰寫《王力年譜》的過程中,也發現王力在求學和任教期間的佚文多篇,其中既有日常演講稿,也有談《馬氏文通》的論文,還有文藝小品。現將王力1944年7月2日發表在昆明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第22期的文藝小品抄錄如下(漫漶不清處以□表示),以豐富我們對王力小品風格的認識,兼紀念王力逝世35週年。

小品文《“這個”》系《棕櫚軒詹言》專欄第七篇文章,這篇文章一如既往地延續其“借時情以發論,寄隱諷於其中的獨特創作風格,正可為抗日戰史做‘註疏’”。文章最後一段藴含許多隱諷與寄託。

1943年,王力兼任粵秀中學校長,住在這間中學裏,房子雖然仍舊陋小,但是比龍頭村那房子好多了。小院子裏有一棵棕櫚樹,且《莊子·齊物論》雲“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”,所以有了《棕櫚軒詹言》這個小品文專欄名稱。僅目前所見,王力共在《棕櫚軒詹言》發表文章19篇,依次是《燈》(1944年5月14日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第15期,以下從簡)、《蝨》(5月21日第16期)、《衣》(5月28日第17期)、《食》(6月4日第18期)、《住》(6月11日第19期)、《行》(6月18日第20期)、《“這個”》(7月2日第22期)、《疏散》(7月16日第24期)、《題壁》(8月6日第27期)、《手杖》(8月27日第30期)、《西餐》(9月24日第34期)、《失眠》(10月15日第37期)、《小氣》(10月22日第38期)、《排字工友的悲哀》(11月5日第40期)、《清潔和市容》(11月12日第41期)、《老》(11月26日第43期)、《結婚》(12月3日第44期)、《證婚》(12月17日第46期)、《應酬文字》(12月31日第48期)。除《棕櫚軒詹言》專欄文章外,王力還在昆明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發表小品《説閒》和波特萊爾譯詩8首。

關於《棕櫚軒詹言》專欄,還有一特殊之處需要交代。不同於《甕牖剩墨》和《龍蟲並雕齋瑣語》等約稿專欄,《棕櫚軒詹言》是王力先生在自己主持的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中開設的專欄。昆明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1944年2月6日創刊,每週日出刊。王力是否從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創刊開始就主持編務暫不得而知,但王力寫《棕櫚軒詹言》專欄文章時主持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是確定無疑的。寫《棕櫚軒詹言》專欄文章的同時,王力曾多次為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向葉聖陶、朱自清等約稿,這些在葉聖陶和朱自清的日記中都有明確記載。葉聖陶1944年5月4日日記“晨擬作文,應王了一之囑”。5月5日“午睡起來,續作昨日之文,到晚得千言,完篇。題曰《鄰舍吳老先生》,系想象之材料,不成小説,殆可謂之雜記。即作書致王了一,以稿寄與之”。5月16日“睡一時許,起來以前日所作《辭職》寄與王了一”。5月18日“了一來書,寄示其所主之副刊,餘前寄一稿已登出”。6月27日“作書復王了一,以前作《春聯兒》重抄一過,寄與之,並附小墨之《話劇》一篇”。8月5日“又作一文,應王了一之囑,曰《八一三隨筆》,僅千三百字,即寄與”。從日記中可以看出,葉聖陶的《鄰舍吳老先生》《辭職》《“八一三”隨筆》均系應王力約稿而作,這些文章後來也都刊登在《中央日報·星期增刊》上。

(作者:劉飛,單位:廈門實驗中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