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長篇小説《三十六隻蜂箱》: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陽的光芒
來源:文藝報 | 徐德霞  2021年01月15日08:57

《三十六隻蜂箱》主要有五大看點,一是真實的力量,二是人物的力量,三是扶貧的力量,四是民俗的魅力,五是詩性的力量。

真實的力量指的是,我們看一部作品也好,看一部電視劇也好,故事編得不圓、有漏洞、失真,首先就失去了吸引力,會讓讀者感覺假、沒勁。真實是有分量的,沒有真實就沒有感染力。

這部作品的最可貴之處就在於它真實。作品根據真實故事改編,寫的是大山深處一個處於懸崖上的村落,幾十户人家進出大山,就靠藤梯上上下下,藤梯緊貼着山壁,破敗濕滑,一不小心就會踩空或者斷裂,一旦失足掉落山崖,恐怕連屍體都找不到。小主人公日哈的母親病重,父親揹着母親攀爬藤梯下山求醫,結果雙雙墜崖。這起意外使得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庭一下子陷入了貧困之中,16歲的日哈不得不退學,承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,擔起一個家的重擔。

日哈是不幸的,又是幸運的,父母雙亡,本來完整的家庭一瞬間如同遭遇到滅頂之災禍,三個尚未成人的孩子怎麼活?這時,善良的村民伸出援手,扶貧幹部來到家裏,給三個孩子申請了兒童福利證,政府每個月發給孩子生活費。日哈也通過養巖蜂,解決了生活困難。村子裏的人依靠集體的力量,齊心合力改造了藤縈路,換成鋼管路。最後,日哈一家三口在政府的安排下搬出了大山,他也得以重新回到學校讀書。

像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陽的光芒一樣,作品通過一户彝族人家走出苦難、走向光明的生活經歷,形象地反映了我國少數民族地區人民脱貧致富奔小康的偉大進程。這部作品不只是故事的真實,還有環境的真實、人物的真實、細節的真實。這出自一個漢族青年作家之手,真是讓人難以相信,因為一捧起這本書,很快就會被帶入到小説營造的氛圍和故事之中,撲面而來的生活氣息躍然紙上,人物的悲歡離合馬上就牽動起讀者的心。這就是真實的力量。

人物的力量體現在這部作品的人物描寫方面,作品塑造了一個有擔當、有毅力、勇敢堅強而又善良的彝族少年形象。父母墜崖而死,弟妹尚小,一個9歲,一個還沒有上小學,父母走了,他們甚至連飯都不會做。16歲的日哈既是兄長又是父親,他要照顧弟妹的日常生活。可辦完喪事後,家裏一貧如洗,還欠下了6000多元錢,如何度過苦難,掙錢養活一家人也成了一個大難題。幸好有政府的補貼,可那僅僅夠養家餬口,還有三個人的學費也沒有着落,生活就像山一樣壓在這位十幾歲孩子的身上,但是他沒有氣餒,也沒有被生活所壓垮,始終以剛毅樂觀的精神面對種種挑戰。文本塑造的其實是一個小小男子漢的形象,具有強大的感染人、鼓舞人的力量。

不僅是主人公日哈,作品中還塑造了多個成年人和孩子的形象,比如,把三個孩子叫到家裏吃飯的村長木呷、村支書拉毅、日哈的女同學詩薇、堅強懂事的妹妹阿支……這些人物形象都十分鮮明。

扶貧的力量指的是作品在展示村民貧困苦難生活的同時,通過村幹部、下鄉扶貧的書記、下鄉採訪的記者等人物,從側面表現了政府對於少數民族地區的關心與重視,在修路、搬遷、技術支持等舉措上,順民心、懂民意、做好事、做實事。黨的温暖真的像太陽一樣,無聲地照耀在每一位貧困村民的身上。這既是一種潤物無聲的力量,也有一種落地有聲的感召力。

民俗的魅力表現在,作者雖是個漢族青年,但他進行了大量採訪和深入學習研究,在反映彝族民風民俗方面下了很大功夫。在作者筆下,彝族人民的日常起居、服飾、娛樂歌舞、婚喪嫁娶習俗等都有很真實生動的描寫。整部作品具有很強的感染力和帶入感。

詩性的力量則主要體現在作者的文字上。可以説這部作品的內容悲苦大於幸福,困頓多於歡樂,但原本暗沉的生活卻被詩性的浪漫與光芒照亮,讀起來並不覺得沉鬱壓抑。相反,閲讀這本小説時,總能被一種善良、關愛所温暖,被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所感染,這一切除了故事和人物,作者詩性的文筆如火如光,照亮了黑暗,温暖了人心,具有很強的撫慰作用。更何況餘閒在寫作時,還有意穿插了數首詩歌、民謠,使作品讀來更有感染力和藝術魅力。